李悔之:“正能量”与“负能量”
2016-04-27 17:28:30
  • 0
  • 192
  • 2640
  • 0

近年,“正能量”与“负能量”两词在特色土地上火了起来——不但主旋律总把“拥抱正能量、传递正能量、拒绝负能量”挂嘴边,太少刷微信的网民,也开口闭口“正能量”、“负能量”了。我一位年过六十、近年屡屡在微信群中发起“抵制日货便是拯救中国”帖子的老乡,便经常在在微信中劝告大家:“我们是中国人,要转发正能量的爱国帖,声讨卖国汉奸言论!”

“正能量”和“负能量”两词虽火了起来,不过,它跟“人民民主专`政”、“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一类相互卡脖子的特色词汇一样,只能在特色土地上火,而极难“冲出亚洲走向世界”的——理由很简单:能量守恒定律告诉人们:正物质与反物质并不是说质量有正负,而是原子核的电性相反,相遇后质量转化为能量。而能量是标量,不是矢量,没有方向,并无“正”与“负”之分。

有人或许会说:什么标量矢量的,太抽象弄不太明白,能否结合现实举例谈谈?

那就结合现实举例谈谈吧:

精子与卵子,你说它是“正能量”还是“负能量?”——爹妈一高兴两者一相碰便成了人。之后呢?成柳下惠还是成盗拓,成孔繁森还是成王宝森,成马云马化腾还是成房奴月光族,就要看后天造化了。

原子弹,你说它是“正能量”还是“负能量”?这,就要看是捏在奥巴马手里,还是捏在金正恩同志手里了。

万恶资本主义国家的报纸,以揭露、抨击社会丑陋,批评政府错误和失误,关注弱势群体,为社会公平正义呐喊为己任,号称“社会良心!”它,理所当然是“正能量”吧?要不,托马斯·杰弗逊怎会说:“我们宁愿要没有政府有报纸的美国,也不要有政府却没有报纸的美国”?然而到了列宁大叔弟子们的手里,你说它是“正能量”还是“负能量”?

人,分“好人”与“坏人”;路,分“正路”与“邪路”;能量,分“正能量”与“负能量”,批评,分”善“与“恶”……如此,也就恰如毛太阳同志所言:“什么人间奇迹都能创造出来”了。

“正能量”也好,“负能量”也罢,如果像“我们一定要解放全人类”、“我们一定要实现××主义”一样,仅喊喊口号倒也无甚大碍——宣传战线那么多同志,每天总得有革命工作干嘛。然而问题并非仅嘴巴喊喊。比如吧,这些年全国各地大小城市的街头,以及住宅小区、建设工地的围墙上,都可看到“传递正能量”的巨幅宣传画——或赞贵党好的,或赞社会主义好的,或赞中国梦的……

每看到如此精美的巨幅宣传画贴成长墙,爱较真、认死理的迂腐秀才李悔之,双腿便如同给倒在地下的502胶水给粘住了:先是扳着手指嘴里念念有词,后又在画墙前呆想:如此精美的巨幅宣传画,一幅需要花费多少银两?全国两千来个大中小城市,需要张贴多少画?花费多少银两?……听说弄这些宣传画花费了几十个亿,胸口便阵阵绞痛:几十个亿,能建多少间希望小学?能建多少个敬老院?能为多少城市农民工子弟提供免费午餐?……

钱如果用在刀刃上,不让习惯念叨“感谢党和政府”的老百姓翘起大拇指赞贵党好、夸社会主义好,人家还不干呢!小山般高一堆银子,却拿来搞如此花里胡哨的东西,路人看了心里会怎想?……唉,亲爱的仆人先生们,你们心里究竟又是咋想的呢?

不知问得在理否?——在“人民当家作主”的国家里,未经“主人”同意,“仆人”们便擅自打开国库大门,弄出一箱箱花花绿绿的钞票来贴纸墙,夸自己怎好,为自己点赞……这,既让人看了窃笑,也让人心生怨气、怒气……本意想“传递正能量,”结果呢?却凭空腾起一柱黑云翻滚的“负能量!”

如此批评,应当是习总书记所说的“善意的批评”吧?

仅仅贴纸墙燃钱也罢——贴纸墙,怎样弄也弄不成“三公消费”一般的天文数字,更无法与支援亚非拉的银子相提并论。真正严重的问题在于:“传递正能量,拒绝负能量,”是一宗比烧钱更让人揪心的事:因为主旋律同志们嘴里的“正能量,”其实是“正面新闻”;“负能量,”即“负面新闻。”所谓“多传播正能量,”也就是“多报道正面新闻”;“少传播负能量,”即“少报道负面新闻。”

为何要“多报道正面新闻?少报道负面新闻?”答:“因为新闻具有导向性。负面过多容易引发社会问题,从而不利于社会稳定。”

新闻,确是“具有导向性”功能的:余生也晚,年少之时,每顿只能填饱半个肚子;大冬天雪花飞舞,只穿一件哥哥穿不下的开花棉衣。然而,却坚信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而且“革命豪情高万丈,”发誓要解放全人类!

为何自己吃不饱穿不暖仍豪情万丈?答:主旋律、老师们都这样告诉大家:虽然我们有困难,但困难是暂时的——为了世界革命大局,我们每年都要拿出无数粮食、布匹支援亚非拉人民。

为何要拿出无数粮食、布匹支援亚非拉?答:世界上三分之二的人民都给万恶地主资本家做牛做马,每天或挨工头皮鞭抽,或遭狗腿子拳打脚踢,所以,我们一定要把他们从水深火热中解放出来……

如此一“导向”,怎不自认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怎不“革命豪情高万丈”?

21世纪的今天呢?在“亡我之心不死”的“导向”下,无数国人,乃至生活在最低层的国人,不但对美帝、小日本充满敌意和仇恨,甚至动辄痛骂传播`普`世`价值,客观介绍西方制度、文化的文人学者为“汉奸”、“卖国贼”……如此,直让那些在悉尼海滩、加利福尼亚海滩上晒太阳的仆人同志们的亲属“没事偷着乐!”

“多报道正面新闻?少报道负面新闻”的“导向性”新闻,不但能将无数不爱思考的国人“导”成傻瓜、二百五,还会将各级决策者“导”得像“何不食肉糜”的晋惠帝一般,“导”得天纵英明的伟大领袖也在“亩产36900斤”的“正能量”新闻面前闹出“粮食多了怎么办”的笑话……

更致命的问题在于:“导向性”新闻,必将使各级决策层永远无法了解真实情况,进而屡屡造成严重决策失误,进而酿成各种人为灾难。以上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的“三年大`饥`荒”为例:极度的水田“深翻”和水稻“密植”,造成水稻及其它主粮的灾难性歉收。然而,全国各地却无一不是传来“空前大丰收”的“喜讯”,“亩产超万斤”的“捷报”普天盖地。伟大领袖为此心花怒放,甚至担心“粮食多了怎么办”了……后来,粮食殆尽,`饥`荒开始了,然而各地却不敢将真实情况上报结果有些地方,甚至让民兵守在村口,不让荒民出外村讨乞……令人痛心的灾难降临了……

搞“多报道正面新闻,少报道负面新闻”的“导向性”新闻,为何必将使各级决策层,尤其是最高决策层永远无法了解真实情况?答:因为官员的政治前途并非看“人民群众满意不满意,答应不答应,高兴不高兴,”而是捏在上级掌心之中。而官员升迁需要精心打造耀眼的政绩工程,“负面新闻”的曝光,尤其是官员贪行、恶行、丑行、人为灾难的曝光,轻则让地方主管官员升迁无望,重则丢掉乌纱帽,乃至落得雷政富同志一般下场,所以,“报喜不报忧,”必将成为地方官员的潜规则。“村骗乡,乡骗县,一级一级往上骗,一骗骗到国务院”的流行语,绝非捕风捉影之说,而是实实在在的官场现实写照。

 “多报道正面新闻,少报道负面新闻”的“导向性”新闻,还为地方主管官员压制贪行、恶行、丑行和人为灾难的曝光提供了“合法”借口——前面说过,官员的升迁需要精心打造耀眼的政绩工程,“负面新闻”的曝光,尤其是官员贪行、恶行、丑行、人为灾难的曝光,轻则让地方主管官员升迁无望,重则丢掉乌纱帽、下狱,所以,自古以来,压制贪行、恶行、丑行和人为灾难的曝光,便成为地方官吏的一项极为重要的“政治任务。”它不但酿造了太多人间惨剧,也制造了太多冤假错案。古时的“窦娥冤”、“杨乃武与小白菜”例子不举,近二十多年无数冤屈访`民被截`访、抓`访例子也不举,D书记、王L军当年重庆的恶行也不举,且以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非`法`疫`苗”案为例——早在十多年前,就有律师、记者对此予以揭露、曝光和呼吁,然而,却遭到相关主管部门的强`力`打`压,最终不了了之。直到济南警方歪打正着破获了200多万支“非`法`疫`苗”流向18个省的惊天大案,此事才最终引发全社会高度关注。

所以,“多报道正面新闻,少报道负面新闻”的“导向性”新闻,名为“传递正能量,”其实是打`压、扼`杀“正能量”。有人说它“出发点是好的,”这点我承认。但有句话说得好:“所有通往地狱之路,原先都是准备到天堂去的。”

以上批评,应是“善意的批评”吧?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