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才是泸州校园事件的“深刻教训”?
2017-04-08 02:40:25
  • 0
  • 10
  • 505
  • 0

 文:李悔之

 4月7日,四川泸州市委市政府召开媒体通气会,通报了泸县太伏中学赵某死亡事件调查情况。市公安局长何绍明在会上介绍了公安机关相关调查情况,并作出了“赵鑫的损伤为高坠伤,无其他暴力加害形成的损伤,可以排除他杀”的结论。

类似“赵鑫的损伤为高坠伤,无其他暴力加害形成的损伤,可以排除他杀”的结论,其实在赵鑫同学死后的第二天泸县有关部门便得出了。所以,本文对“可以排除他杀”的结论本身不予置评,而是想对泸州市委蒋辅义书记在“媒体通气会”上的发言作一番评论。

蒋辅义书记在会上发言时说,他对“这次事件深感痛心、深感惋惜、深感内疚,确保事件处置经得起法律、经得起时间的检验”,对此,无疑是应点赞的。然而,他在谈经验教训时,首先指责“失真视频以讹传讹,给政府工作造成了被动”,然后才说"过去几天舆论回应也做得不够好,前期信息发布存在不及时的问题,造成了一些质疑和负面的东西,得到了深刻教训。"如此总结,实在令人遗憾。

为何”令人遗憾“?因为这次泸州校园事件最深刻的教训,并非有人在网上”造谣“,而是事件发生后泸县当局不是实行信息高度透明化,允许全国各地媒体、公民志愿者进入出事地点对相关当事人进行自由采访。而是防贼一样防范各地前来采访的新闻记者——包括新华社记者。且看新华社记者吕庆福、谢佼在《三问四川校园事件:拿出事实究竟要多久》一文中的一番话:

”4月4日,记者好不容易突破制约跑了20多公里村道前去采访死者的爷爷奶奶和同学时,被跟随的‘尾巴’招来一批镇村干部,实施各种暗示威胁干扰,迫使采访对象不敢说真话。而记者被当地的种种电话骚扰则更是到了无法忍受的地步。“

泸县仆人同志们如此作法既太山大王作派,也是春哥敲门——蠢到家的!想想是不是?——有道是”树正不怕月影斜“,既然有人在网上造谣,击碎谣言最好的办法是让事实、真相说话——充许各路媒体前来实地自由采访,甚至允许公民志愿者前来当地调查取证。而不是对当地民众”实施各种威胁干扰”,派“尾巴”跟踪记者。——如此,纵然赵鑫同学绝对是跳楼自杀的,公安部门最后所作出的鉴定结果又有多少人相信???

正因为泸县当局采取的极为山大王式的、极为愚蠢的作法,所以泸州市委、市政府召开媒体通气会后,网上同样舆情汹涌。如此,真的不能怪网民不“理性”,而是泸县当局之前的做法,使其公信力彻底荡然无存。

其实,笔者一开始也认为赵鑫同学有可能是因父母离异造成的伤害引发了其它精神障碍,一时想不开而跳楼自杀的。然而,在网上看到太多泸县当地网民所反映的情况,尤其是看到新华社记者所反映的事实,心中难免产生巨大疑团——既然是跳楼自杀,为何泸县的仆人同志们为何要对当地民众”实施各种威胁干扰”,防贼一样派人盯梢记者???

所以,事件发生后,未能实行信息高度公开、透明化,让媒体、公民志愿者能自由采访相关当事人、知情者、民众,是这次泸州校园事件从简单的刑事案件酿成政治事件的最深刻教训。

更应当认识到:上述“深刻教训”绝非孤立的——长期以来,各地每当时发生各类灾难性事件或事故时,该地权力部门总是抱“家丑不外扬”态度,采取各种管制、高压手段,以大事化小、小事化无。这样做的目的,从“宏观”上而言是不影响当地招商引资形象,从“微观”上而言是避免当地主要党政官员因此遭追责,或影响其仕途升迁——也正基于这两点,所以灾难性事件发生后,捂盖子遮丑,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往往成为当地权力部门习惯性思维和对策。而如此必将伤害、牺牲民众利益或权益,因而引发群体性事件。所以,忽视问题的本质,不吸取真正的“深刻教训”,本身就是最深刻的教训!

李悔之  2017年4月7日于惠州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