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悔之:“公知断炊”与“狗粮”问题
2017-02-07 01:56:36
  • 0
  • 53
  • 2176
  • 0

——本文根据昨天与北京笔友张先生微信聊天纪录整理而成

 张先生:昨天,我在微信群看到一篇题为《特朗普宣布终止在华收买民间人士的行为,公知断炊》的奇文。本来,稍有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者并不难看出,这是篇凭空捏造、颠三倒四却又用心良苦的泼粪文章。然而在吃瓜群众太多的伟大国度,这类文章往往大有市场。所以,该文阅读量10万+,有7000多人点赞。另,千龙网、新浪网、腾讯网、搜狐网等网站也转载了此文。不知李兄看到该文没有?

李悔之:早在春节前它刚出笼不久我便看到了。文章的绝大多数内容,皆出处小带主席发表于2016年11月21日的《特朗普时代的美国已经狠辣出手,中国要如何应对?》一文。将两文放在一起对比之后,会发现《特朗普宣布终止在华收买民间人士的行为,公知断炊》一文其实是《特朗普时代的美国已经狠辣出手,中国要如何应对?》一文的浓缩版。

张先生:我通过百度、谷歌和搜狗屡屡搜索,皆无法查到“特朗普宣布终止在华收买民间人士”的相关新闻。另,费了不少周折,发现特朗普竞选期间可以查到的发言人为:皮尔森(KatrinaPierson)和Hope Hicks以及杰西卡·迪托(JessicaDitto)等人,川普上任后白宫发言人为肖恩·斯派塞(SeanSpicer),其他与新闻相关的助手还包括:霍普·希克斯(战略沟通部主任),杰森·米勒(媒体公关部主任),丹·斯卡维诺(社交媒体部主任),根本没有所谓“桑利加”和“加莉”的任何信息。所以完全可以断定:“桑利加”和“加莉”是小带主席凭空杜撰出来的名字。

李悔之:完全可以这样说,《特朗普宣布终止在华收买民间人士的行为,公知断炊》一文的作者其实是小带主席。而《海疆在线》公众号的作者,不过是剽窃了小带主席的“劳动果实”。

看到小带主席的《特朗普时代的美国已经狠辣出手,中国要如何应对?》一文,以及它的浓缩版《特朗普宣布终止在华收买民间人士的行为,公知断炊》,不禁想起小带的《你的中国你的D》一文。因为它们与小带主席的所有文章一样,凭空捏造、信口雌黄已到无以复加、令人发指之境。

比如在《你的中国你的D》一文中,小带主席信誓旦旦地告诉读者:“法国总统一人的饭钱就高达9600万欧元!”“美国总统奥巴马全家聚餐一顿就花了400万美元”,“一个手机就值2700万美金!”

9600万欧元折合人民币多少?约7亿多人民币!

400万美金折合人民币多少?约2500万人民币!

2700美金折合人民币多少?约1·9亿人民币!

唉,可惜小周主席生不逢时,如果他早生若干年,“亩产十万斤”就成小儿科了。

 “法国总统一人的饭钱就高达9600万欧元”,“美国总统奥巴马全家聚餐一顿就花了400万美元”、“一个手机就值2700万美金”的新闻究竟出在哪?小周主席在文章中不告诉大家。无论“百度一番”还是放出“搜狗”,结果显示信息来源皆显示出处小周主席文章。最后请出搜索引掣老大谷歌,结果仍如此。

而《特朗普时代的美国已经狠辣出手,中国要如何应对?》一文呢?小带主席这样告诉读者——且看文章截图:

 

而《特朗普宣布终止在华收买民间人士的行为,公知断炊》一文的作者,只将小带主席的文字略作了改动,且看——

“对于这个新闻,国内许多网友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纷纷表示:‘这下好了,美国自己都承认用美元收买中国网络大V和文人专家了,特朗普是否应该给个名单给咱们瞧瞧,看到底都是哪些人在拿钱呢?’还有许多网友表示很开心,认为从今往后那些天天造谣抹黑中国人的网络大V们就要被‘断狗粮’了!并纷纷为特朗普叫好。”

上述一番文字,将三十六计的“无中生有”、“混水摸鱼”、“移花接木”、“偷梁换柱”等妙招运用得娴熟自如——美国NGO组织确实会资助中国一些大学、学术机构开展一些研究合作项目,而且这些活动是完全公开、透明的,而小带主席却说成是“连美国承认用美元收买中国网络大V和文人专家!”纯民间的,公开、正常、双赢的活动成了美国官方的敌对渗透行为。如此手段,往往能迷惑不少对本就对美帝充满敌视和仇恨吃瓜群众。既然“连美国承认用美元收买中国网络大V和文人专家”,公知们当然也就成了”天天造谣、抹黑中国人“的汉奸、卖国贼了。

张先生:所谓“美国收买中国网络大V和文人专家”之说由来日久。我想,看到此类说法,最应当生气的应当是战斗在安全部门的同志们——因为美国政府过去究竟有没有“收买中国网络大V和文人专家”,比古时“顺风耳”、“千里眼”更神通百倍的国安战士们最清楚!

李悔之:其实,透过《特朗普宣布终止在华收买民间人士的行为,公知断炊》一文标题,也可看出小带主席的大脑装的尽是浆糊——当今在中国具有广泛影响力的公共知识分子,大多聚集在体制内。如这些年南方周末等媒体评选出的公共知识分子张维迎、吴敬琏、厉以宁、张维迎、高全喜、张曙光、郑也夫、于建嵘、李银河、朱苏力、贺 卫方、张 千 帆、秦晖、钱理群、徐友渔、雷颐、刘军宁、俞可平、袁伟时、鄢列山、袁岳、张思之、汪丁丁、朱学勤、张鸣等等,皆是体制内享受较高薪金待遇的教授、学者,所以,“特朗普政府终止在华收买民间人士”,怎能得出“公知断炊”之结论?

确实,当今中国也有不少具有学术背景、专业素质的民间文人长期扮演公共知识分子角色。然而,作公知如果是图钱,那么他们的脑瓜就真正进水了!

想想是不是?——如果为了钱,大可学《中国可以说不》、《中国不高兴》的作者们,不用费多少时间和精力,雪花银子便滚滚而来!——仅费了二十多天时间便完稿的《中国可以说不》的一书,印刷超300万册。版税超千万!

如果为了钱,也可学司马大师、小带、花花他们——D疼国爱之下,当然也就不差钱!

这些年,经常有人问:老李,有些人说你写文章是拿了美帝的钱啊!我的回答是:纵然我有如此贱格,美帝也绝不会给钱你作公知!——别把美帝也当成是为解放全人类而四处撒卢布的国际GC主义战士!人家最感兴趣的,是波音、苹果、微软、好莱坞、耐克、可口可乐在13亿人口的超级市场如何赚得最大利润。是国家利益最大化。在13亿人口的大市场成为自己最大一株摇钱树的情况下,美帝历届反动政府对老王的家事顶多也就是耸耸劲摇摇头叹息一声,而不敢对待弹丸小国那样玩山颠手段。

小带文章评论栏下不少人骂公知写文章是为“狗粮”,真正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如果为了钱,如果公知们舍得做一位“光荣的自干五”,哪一个不比小周、花花他们混得好百十倍?

张先生:当下,究竟谁在吃“狗粮”?想想便哭笑不得。真正“无耻者无畏”!

李悔之:话到这很想说一句心里话:当今最应致敬的,是长期以为坚持公民写作的民间知识分子。因为他们与体制内公知有着巨大的不同——体制内公知毕竟没经济上的后顾之忧,而民间公知绝大多数是义务写作,必须靠其它收入来维持生计。这点我深有体会:从事公民写作整整十年,绝大多数时间是“以商养文”。近年自媒体有了赞赏功能后,因我的文章赞赏较高,才勉强可以做到“以文养文”。而绝大多数从事公民写作,只能在业余时间进行——因为靠文章赞赏根本无法生存。

张先生:不计个人荣辱得失,以针砭时弊,鞭挞、监督公权力的公共知识分子是良知、良心的坚守者。也是这个国家的希望所在。然而令人悲哀的是:当今吾国,不只小带主席他们不择手段唱衰、打击公知,就是MZ派的不少网民,仅因为与一些公知的观点相左,也经常对公知冷嘲热讽。

李悔之:MZ派网民对公知的冷嘲热讽,与小带同志他们的唱衰有着本质的不同——前者只是嫌公知做得不好,后者则欲置之死地而后快!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