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悔之:吊死在绞刑架上的俄罗斯十二月党人
2017-01-21 03:15:18
  • 0
  • 78
  • 1534
  • 0


一、“贵族闹革命难道是为了作鞋匠”?

 

186年前,即公元1825年12月14日,冰天雪地覆盖的俄国首都彼得堡城。一大清早,3000多名俄国陆海军官兵组成的队伍从各自的营房出发,列队走向彼得堡市中心的元老院广场。官兵们个个表情肃穆,全副武装,刀剑出鞘,一路高呼“拒绝宣誓!”、“反对宣誓!”、“要求宪法!”、“要求民主!”等口号。上午10时,陆海军官兵们在彼得一世铜像旁布成战斗方阵,荷枪实弹,准备战斗。矛头直指正在准备登极称皇的尼古拉一世。

他们是谁?

 

他们,是由一批深受西欧自由民主思想熏陶的贵族青年、知识分子领导的起义队伍——即后来被列宁高度评价为“俄国第一代革命者”的十二月党人。

12月党人起义背景:19世纪初,俄国仍是一个沙皇统治下、保留着野蛮农奴制度的专制帝国。沙皇政府对内横征暴敛,对外卷入争霸欧洲,充当欧洲宪兵。俄国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经过串联和组织,他们最终借沙皇亚历山大一世病死,其弟尼古拉一世登机在即的机会发动起义,试图推翻沙皇专制统治。

种种原因所致,起义惨烈失败了。

起义失败后,沙皇政府成立了“秘密审讯委员会”,对起义者进行严厉审判。5名十二月党人领袖“特等罪”被处以极刑。有数千名起义参加者被处以重刑。不少受十二月党人影响而在军队中进行宣传的士兵被夹鞭笞打10000至12000下,有些人被当场打死。121名十二月党人被流放到人烟稀少、寒冷荒芜的西伯利亚服苦役……

 

被处死在绞刑架上的12月党人领袖

十二月党人革命失败后,有位欧洲政客十分不解:“一个鞋匠想当贵族,他起来造反这理所当然,而十二月党人皆是贵族,他们闹革命?难道是想当鞋匠”?

那位欧洲政客的困惑也是太多人的困惑:十二月党人绝大多数出身钟鸣鼎食之贵族家庭,接受过高等教育(有相当一部分甚至在西欧留过学)。成群的农奴、大片的沃土、闪耀的肩章、流光溢彩的舞会,扬鞭策马的野外狩猎,是他们心安理得之世袭特权……那么,这些罗曼诺夫王朝“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子孙们“闹革命”究竟图个啥?另,他们又是如何走向这条道路的?

且看——


二,亚历山大一世的20万大军赢了一代战神拿破仑,却输给了文弱书生伏尔泰、孟德斯鸠、狄德罗、卢梭

 

1812年,俄国军民进行了一场抗击拿破仑大军入侵俄国的伟大卫国战争。在这场艰苦卓绝的战争中,这些青年贵族军官与他们的同胞和战友们一道,积极响应沙皇亚历山大一世的号召英勇地进行战斗,直至把法国军队赶出俄国领土。然后,他们追随亚历山大一世统率的二十万俄国大军乘胜追击远征法国直捣巴黎。

 1814年,俄罗斯沙皇亚历山大一世以反法联军总司令的身份,在巴黎凯旋门举行盛大入城仪式

当青年贵族军官们骑着高头大马、趾高气扬进入凯旋门时,无不充满胜利者的喜悦。当巴黎市民在沙皇:“我不是以敌人的身份来此的,我给你们带来了和平和贸易”的讲话后欢呼雀跃高呼:“亚历山大万岁!俄国人万岁!联军万岁”之时,一股强烈的民族自豪感更在军官们心头激荡……

降服了一代枭雄拿破仑的亚历山大一世大军,最终却输给了伏尔泰、孟德斯鸠、狄德罗、卢梭、马布里手中的如椽之笔——在巴黎期间,众多俄罗斯青年贵族军官们便极为惊讶地发现:法国和俄罗斯铁蹄所踏过的西欧一样,这时已被他们有所了解的、全新天赋Y权、三Q分立、自由、平等、民主思潮吹拂下,发生了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尤其在诞生了伏尔泰、孟德斯鸠、狄德罗、卢梭、马布里等伟大启蒙思想家的法国,他们呼吸到了全新的自由空气,充分感受到人的尊严……

面对全新的一切,这群从少年时代起便开始接触西方文化,以学法语为荣,深受法国启蒙思想家伏尔泰、孟德斯鸠、狄德罗、卢梭、马布里等人影响的青年贵族军官不禁思绪翻腾,感慨万千,开始了痛苦而伟大的反思:他们以“解放欧洲”之名来到这,然而欧洲人民却是自由的;反观自己的祖国俄罗斯呢?仍实行极为落后、野蛮的农奴制度;贵族以西欧上流阶层生活方式为时尚,以讲法语为时髦,普通国人却大多不识字,生活在野蛮、黑暗之中……

伟大的反思骤发核裂变一般巨大思想动力。这群俄罗斯青年贵族军官回国后,12月党人应运而生。

1824年,由一群青年贵族军官组成的“十二月党人”通过了由彼斯特尔起草的《俄罗斯法典》。这部名为《法典》其实是宪法的文本,以法国1793年宪法和土地纲领为蓝本,集中地反映了“十二月党人”的政治、经济和社会主张。

《俄罗斯法典》宣布:“人身自由是每个公民首要的权利,是每个政府最神圣的职责。国家大厦的整个建筑以此为基础,没有人身自由,就没有安宁,就没有幸福。”

《俄罗斯法典》强调:人人生来平等,“一切人都是为追求幸福而生,人人都是上帝所创造的。那种只把贵族等级的人物称为高贵,而称其他等级人下贱的行为是极不公正的。”因此,必须废除封建等级制度,废除贵族阶级所享有的特权,使所有的俄罗斯人都成为“高贵的人”,建立一个“统一的公民等级”。

《俄罗斯法典》对未来的新政权提出了要求,“政府属于人民,它为给人民谋幸福而成立”,它应该保证每个人的人身公民权,因为凡年满20岁的成年男子都拥有选举权,选举权不受财产和教育资格的限制,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人人拥有自由择业权、迁徙权、言论和出版自由以及宗教信仰自由。

《俄罗斯法典》诞生于186年前。法典中提出的上述思想,对某东方大国而言,仍是“绝不”禁区。更让众网友"连死的心都有"的是:太多关键词竟成了"敏 感瓷",必须用"X"或符号代替.

 

 起义失败后即将流放西伯利亚的十二月党人


 二、贵族精神——十二月党人之灵魂

 

十二月党人之所以抛弃功名富贵“闹革命”,另一个极为重要的因素是:贵族精神的传承和发扬,使他们成为集荣誉、博爱、责任、勇气、刻苦、自律等一系列价值核心为一身的民族精神先锋——他们都类似托尔斯泰笔下的贵族列文、聂赫留朵夫,具有高贵的气质、宽厚的爱心、悲悯的情怀、清洁的精神、担当的勇气、勇于忏悔的精神。正是这些美德,使他们对建立在残忍剥夺基础上的贵族制度深感厌恶,对不劳而获的寄生虫式生活深感愧疚和羞愧,对生活在水深火热的、人口比例占大多数的农奴油生强烈的悲悯情怀。面对祖国与世界先进潮流严重脱节的现实,强烈的历史责任感和使命感,最终令他们走上了“闹革命”的道路。

贵族精神,是十二月党人的灵魂。

贵族精神,更是俄罗斯民族精神的灵魂。

然而在特色梦之国,“贵族”一度成为贬义词——中文词典里解释为“世袭的统治阶级”。当下呢?大多数人所理解的贵族生活就是住别墅、买宾利车、打高尔夫;就是挥金如土、花天酒地;就是对仆人招之即来,挥之即去。

认识的误区,导致不少中国富人陷入深深困惑之中:他们把孩子送到英国上贵族学校,希望他们毕业后也能成为贵族。然而他们惊讶地发现:即使是英国最好的学校----伊顿公学的学生,也睡硬板床,吃粗茶淡饭,每天还要接受非常严格的训练。甚至比平民学校的学生还要苦时!

这些富人们怎么也弄不明白这些苦行僧式的生活同贵族精神究竟有何联系。

西方所崇尚的贵族精神,绝非土豪精神、爆发户精神——它从不与平民精神对立,更不意味着养尊处优,悠闲奢华的生活,而是一种以荣誉、博爱、责任、勇气、刻苦、自律等一系列价值为核心的先锋精神。是“美德和荣誉高于一切”的原则。

在古代欧州,贵族家庭的孩子不但要接受严格的文化、礼仪教育。长到10岁时,还要派到一位贵族身边去学习宫廷礼仪,学习剑术,学习马术,目的就是要成为体格健壮,具备“对个人的人格的爱护和尊重;为被压迫者和被迫者牺牲全部力量乃至生命的慷慨勇敢精神”(别林斯基)高尚品格的骑士。

自彼得大帝强迫俄国“脱亚入欧”之后,俄罗斯贵族家庭对孩子的教育可谓“全盘西化”。甚至形成不少贵族子弟法语讲得比母语还好的怪象。然而,却最终培养了以一大批以十二月党人为代表的集荣誉、博爱、责任、勇气、刻苦、自律等一系列价值核心为一身的民族精神先锋。

狩猎之时不忘讨论革命的十二月党人

着重强调一点:自“罗斯受洗”之后,东正教就与俄罗斯国家、俄罗斯民族、俄罗斯民族文化和民族思想紧密地结合在一起。列宁创建D国制度之后,对民族优秀文化和传统的灭绝,也不像另一个东方大国那样来个斩草除根——《静静的顿河》能在最严酷、黑暗的斯大林时代仍得以发表,并获得“斯大林奖金”,后来甚至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就是一个典型例证。它从来没有过举国只存八个“样板戏”的文化灭绝现象。也没有过发动国家宣传机器,像“批孔批儒”一样对普希金、契诃夫、托尔斯泰、陀斯妥耶夫斯基的作品和思想围剿性批判——更没有禁止其作品的发行。

强调上述一点极为重要:民族精神的传承,与民族优秀文化和传统的传承是密不可分的。正因为俄罗斯民族优秀文化和传统的在七十年严酷政治生态下,并没有像某国那样遭遇灭绝性毁灭。只因为自由的血脉依然丰盛,当年孤身一人在坦克车上振臂一呼的叶利钦才有了“让子弹飞”的幸运!——十二月党人的悲剧再也没有上演。

四、结语

十二月党人铸就了俄罗斯一块不朽的历史丰碑。成为俄罗斯民族永远的光荣和骄傲。

十二月党人“不自由,毋宁死”的价值观,强烈的历史责任感、使命感,以及失败后或慷慨赴义,或坦然面对酷刑、流放的壮烈情怀,至今读来仍令人热血沸腾,肃然起敬……

一个国家和民族的命脉任何时候都掌握在少数政治、经济和文化精英手中。所以,当今吾国,既要呼唤自由、平等、义务、责任为内核的公民精神,同样要呼唤以荣誉、博爱、责任、勇气、刻苦、自律为内核的贵族精神。这里所谓“贵族精神”,既包括平民和富人的“精神贵族化”,但着重“精英贵族化”。唯此,吾国才能得救。——诚然,这是另一个值得太费笔墨的话题了。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