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辱母杀人案”多个极为重要细节绝不能淡化、模糊、忽视
2017-03-27 02:56:25
  • 0
  • 9
  • 569
  • 0

昨天,终于在网上看到山东“辱母杀人案”的刑事起诉书图文。稍后,又看到该案关键当事人苏银霞撰写的《儿子是激情自卫》的陈情书。细读之后,发现有多个极为重要的细节被法院有意无意淡化、模糊,乃至忽视了。

苏银霞《陈情书》中关于“一个长脸型带胡子的男子马上脱了裤子,玩弄着他的下身,紧贴着我的身体,想强奸我”的细节描述,《判决书》都只用了”采取极端手段侮辱“苏银霞的字眼。另,众黑社会打手当着于欢和多位公司员工之面放黄色录像,以及将烟灰弹到母亲胸口的细节也没有提及。

上图为《网易新闻》刊载的苏银霞《陈情书》截图一角。

且看《华西都市报》采访“辱母”现场见证人的于秀荣的一段话:

”你看到了什么啊”?

于秀荣:”我一直和于欢、于欢的妈妈在公司,是他们在放黄色录像,还隔着窗户喊还钱呢,还不来钱去卖去,卖一次一百块钱,只喊苏银霞还钱,好象有一个叫赵溶溶(音)的女的。下午吃了晚饭以后,另一个证人曾二小(音),在接待室侮辱他妈妈,他一会儿脱裤子、弄他的生殖器,我在窗外看着的,因为他们不让进去,一个人老是拦着不让我进。“

类似上述有关杜志浩污辱苏银霞细节的图文网络上太多。说明苏银霞《陈情书》上的描述是可信的。

稍懂法律的人都知道:杜志浩等人行为已经涉嫌严重人身污辱罪、伤害罪和强奸未遂罪。如此重要细节,尤其是杜志浩禽兽不如的罪行,是能用”采取极端手段侮辱“字眼淡化、模糊的吗?

强调:杜志浩禽兽不如的行为在人伦上是天打五雷轰的罪孽,在法律上是涉嫌严重人身污辱罪、伤害罪和强奸未遂罪!《南方周末》作为面向大众的媒体,在报道时用“采取极端手段侮辱“模糊了不堪言说的犯罪细节情有可原。作为量刑依据的法律文书则绝不能!

包括斯XX、张XX等著名法律专家在内的论者一方面认定于欢是”正当自卫“,但又认为”防卫过当“,判无期量刑过重,我想,是他们没有看到更多的资料,因而对案情缺乏足够了解之故吧?且看《判决书》中透露的一个更为重要的、绝对不能忽视的细节:

上图是所谓“受害人”杜志浩的同伙供认书的截图,注意其中一个细节描述:

我们把女老板的儿子摁在了一个长沙发上,后来女老板的儿子不知道从哪里拿的刀子说:”别过来,都别过来,过来攘死恁。杜三往前凑过去,我看见那个小子朝杜三正面攘了一下“……

十一位黑社会打手对母子俩进行令人发指的凌辱长达一个多小时;闻警前来却又严重敷衍塞责的警察走后,又继续用暴 力手段对于欢母女进行变相的囚禁。在伤害继续、可能面临生命之危的情况下,于欢被迫随手拿起桌上的水果刀对施暴者发出警告。然而在再三警告面前,杜志浩等打手们仍上前侵害。如此情景下,于欢的反击,既是正当防卫,也是易中天先生所说的是“中止犯罪”!

所以,”辱母杀人案“之关键,问题在于究竟是”量刑过重“,还是应判无罪的问题!

李悔之 撰于 2017年3月26日深夜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