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 (130)

李悔之:“五一”节有感于南街村......

到著名的“红色亿元村”——河南南街村不觉四天了。时间过得真快。到南街村的当晚,我便在微信中告知网友们了。不少网友表示很不理解,调侃和讽刺声不绝于耳。想想也不奇怪,正如一位网友所言:老李你这些年总鼓吹西方那一套,怎突然去了南街村?究竟想学人家怎样背最高指示、跳忠字舞,还是想学人家如何赖银行的账?呵呵,想想也不好怪这位网友说话太刻薄刁钻:这些年,南街村不但“红”遍中国,还债名远扬——早在几年前南街村的“班长”王...

  • 16144
  • 36
  • 892
  • 0
2017.05.02 01:59

什么才是泸州校园事件的“深刻教训”?

‍文:李悔之‍4月7日,四川泸州市委市政府召开媒体通气会,通报了泸县太伏中学赵某死亡事件调查情况。市公安局长何绍明在会上介绍了公安机关相关调查情况,并作出了“赵鑫的损伤为高坠伤,无其他暴力加害形成的损伤,可以排除他杀”的结论。类似“赵鑫的损伤为高坠伤,无其他暴力加害形成的损伤,可以排除他杀”的结论,其实在赵鑫同学死后的第二天泸县有关部门便得出了。所以,本文对“可以排除他杀”的结论本身不予置评,而是想对泸州市...

  • 15563
  • 10
  • 505
  • 0
2017.04.08 02:40

李悔之:做“牛虻”还是做“带鱼”?这是个问题!

前几天晚上,与正在云南漂泊的网络作家牛虻通了电话,通话中,他欢快的笑声、豁达乐观的表白使最近心情有点沉重的我倍受感染。联想到当下太多同道中人面临的困境,遂成此文。牛虻是安徽文友老陈的笔名。出身于“老革命”家庭的他,年少之时便爱读书、思考。上世纪八十年代末的夏天,身为某高校青年教师的他,在某市一个大广场中对人群发表了一番不合时宜的演说,之后又“认错态度不好”,当然也就自绝于组织。自此命途一路坎坷。然而,...

  • 13672
  • 24
  • 894
  • 0
2017.04.04 01:49

山东“辱母杀人案”多个极为重要细节绝不能淡化、模糊、忽视

昨天,终于在网上看到山东“辱母杀人案”的刑事起诉书图文。稍后,又看到该案关键当事人苏银霞撰写的《儿子是激情自卫》的陈情书。细读之后,发现有多个极为重要的细节被法院有意无意淡化、模糊,乃至忽视了。苏银霞《陈情书》中关于“一个长脸型带胡子的男子马上脱了裤子,玩弄着他的下身,紧贴着我的身体,想强奸我”的细节描述,《判决书》都只用了”采取极端手段侮辱“苏银霞的字眼。另,众黑社会打手当着于欢和多位公司员工之面放黄...

  • 11648
  • 9
  • 569
  • 0
2017.03.27 02:56

李悔之:关于“萨德”问题,鲁智深同志很痛苦……

昨天晚饭后,与我同住一个小区的朋友、近年玩微信玩上瘾的鲁智深手里捧着一个ipad电脑敲开我的门,进门未等坐下便大声嚷道:大佬,这阵子网上每日纷纷热议“萨德”,怎不见你发表高见啊?”大佬“,是说广州话的人对年长者的称谓。鲁智深姓吴,比我小一二岁。是一位不差钱的小土豪。因长得五大三粗外加一脸络腮胡子,再加上在农贸市场卖肉的他平时总酒气熏人,说话像打雷似的,所以被人起个绰号叫“鲁智深”。听了鲁智深的话,我便一声苦...

  • 41426
  • 20
  • 1449
  • 0
2017.03.11 01:59

李悔之:也谈“中国的穷人为什么仇视富人”?

(经典回放)近日在凤凰网看到一篇热文——《中国的穷人为什么仇视富人》。作者在文章中开头便说:“中国人仇富,这似乎已经成了定论。”经过一番分析之后,他便作出下面一番结论:“中国人嫉妒心远远强于西方人!这个论断有很多的客观事实支持。中国富人们容易接受这个概念,且停留在这个概念上,用此谴责中国穷人嫉妒心太强。可我们不应该停留在这个简单观察上,而是问自己;为什么中国穷人的嫉妒心强?分析这个原因我们将发现,中国...

  • 21683
  • 39
  • 1106
  • 0
2017.02.11 01:11

李悔之:“公知断炊”与“狗粮”问题

‍——本文根据昨天与北京笔友张先生微信聊天纪录整理而成‍张先生:昨天,我在微信群看到一篇题为《特朗普宣布终止在华收买民间人士的行为,公知断炊》的奇文。本来,稍有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者并不难看出,这是篇凭空捏造、颠三倒四却又用心良苦的泼粪文章。然而在吃瓜群众太多的伟大国度,这类文章往往大有市场。所以,该文阅读量10万+,有7000多人点赞。另,千龙网、新浪网、腾讯网、搜狐网等网站也转载了此文。不知李兄看到该文没...

  • 44101
  • 53
  • 2176
  • 0
2017.02.07 01:56

李悔之:“训兽师”笑侠和他的“娱乐民主”(增强版)

‍——“佳节思亲”系列文章之一‍本文所谓“佳节思亲”,乃“每逢佳节倍思亲”之意。不过,此“亲”非王维同志《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所言血缘意义上的“亲”;也非援助给少了便悻悻而去,乃至反目相向的“同志加兄弟”,而是毫无个人利益关系,只因“三观”相同而引为同道的友人。新春佳节之所以“思”这些友人,是世界人民都知道之原因,他们不能与家人团聚“其乐也融融”,而在黑屋子里与蚊子、臭虫为伴……本文要谈的,是我最推崇的同道朋友之一——成都...

  • 11889
  • 19
  • 629
  • 0
2017.01.29 03:00

2 李悔之:吊死在绞刑架上的俄罗斯十二月党人

‍一、“贵族闹革命难道是为了作鞋匠”?186年前,即公元1825年12月14日,冰天雪地覆盖的俄国首都彼得堡城。一大清早,3000多名俄国陆海军官兵组成的队伍从各自的营房出发,列队走向彼得堡市中心的元老院广场。官兵们个个表情肃穆,全副武装,刀剑出鞘,一路高呼“拒绝宣誓!”、“反对宣誓!”、“要求宪法!”、“要求民主!”等口号。上午10时,陆海军官兵们在彼得一世铜像旁布成战斗方阵,荷枪实弹,准备战斗。矛头直指正在准备登极称皇的...

  • 41902
  • 78
  • 1534
  • 0
2017.01.21 03:15

李悔之:为了自由,我宁愿像条野狗,睡在桥洞下

今天中午,在微信群中看到老友熊君飞骏手戴两只硕大“手表”、脸色憔悴的照片后,不禁“心潮逐浪高”……飞骏这家伙不够哥们——直到半个月前,我只知他叫“熊-飞-骏”。并一直以为他是一位领低保的失业者。直到他摊上大事进了ZZ机关后,才知道他本名叫“熊应学”,是红安县食监局的在职副局长。据律师透露,飞骏是“涉嫌非法经营罪”进去的——“非法经营个人书籍”。而且涉案金额特别巨大——“几千元”。所以,情节是极其严重、性质是十分恶劣的。摊上...

  • 35834
  • 70
  • 2323
  • 0
2017.01.07 02:17